欢迎你进入卦卜网站 -- 作文大全 --
输入关键词:
开卷是否有益
    开卷是否有益
    时间:2015-01-29 00:00 来源: 作者:

    【篇一:记一次辩论会】

    今天中午,在五年级六班教室里,举办了一个别开生面的辩论会,当班主任宣布正式开始时:首先,由正方的一辩提出他方观点“开卷有益”,而我是反方的一位成员,也是反方一辩,反方的观点则是:“开卷未必有益”。

    然后正方的二辩杨语涵说出了论点,引经据典进行论证。反方的二辩杨雅不甘示弱:列出了三点,首先:书有好坏之分,其次,读书的目的有正邪之别,最后:读书的方法有得当失之差,并列了三个例子。

    当正方的三辩提出他的观点时,有些结巴,这似乎被我方的三辩罗元元找到了漏点,于是她以中小学生因学习的压力,而沉迷在那些武侠小说里,所以可以证明“开卷未必有益”。

    可是,就在正方的第四辩黄茵佳发话是,她表现非常出色,但反方第四辩钟苓心并没有被这个气势吓倒,钟苓心站起来,总结了反方的观点之后,信心十足地坐下。

    下面进行下一个环节。在主席的一声令下。正方的成员便向反方的成员提出问题。就这样一场“口舌之战”拉开了序幕。正方的一辩想我方的二辩提出了一个问题,这似乎并没有难道我方的二辩杨雅,她信心十足地站了起来回答了这个“简单”的问题,接下来就更加精彩了。

    终于,到了决胜负的时候了,我们双方都把自己的“杀手锏”拿了出来,在这场激烈的“战争”中,大家都提出了坚定的观点,大家为了这个观点都费尽了口舌,正反的第一辩邹阳露瑶说:“如果开卷未必有益”那我们从什么地方学到知识呢?正反的第三辩刘加洲说:读书就像往一个水库里加水,只要一直往里头装水才能越来越聪明。反方第一辩也就是我:有的同学看书只是为了得到表扬。并没有细读,许多也只是光看故事情节,不会欣赏书的艺术价值和深刻内涵,所以并未受益。反方第二辩说:书有好坏之分,正邪之别。所以须读好书,但有些同学并不明白这一观点,所以:开卷未必有益。

    经过这场辩论会,我们双方打成了平手,但使我们明白了,书有好也有坏,应多读好书,才能使人进步。

    【篇二:记一次辩论会】

    “说得好!”“太棒了!”……。我们的教室一片沸腾,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,脸上的表情各有不同:有的开怀大笑,有的惊喜万分,有的面红耳赤有的垂头丧气……想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吗?让我慢慢告诉你。

    今天,根据口语交际的内容,我们班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辩论会,主题是“开卷是否有益”,正方是“开卷有益”,反方是“开卷未必友益”。听到这个消息时,同学们高兴极了,甘老师让同学们选择正方和反方,我呢,当然是选择观点是“开卷未必有益”的反方了。这样,一场别开生面的辩论会就这样拉开了序幕。

    首先,当然是选主辩手了,我把手高高地扬起,最后老师选的结果是,正方:吴若瑀,何楚瑶,魏凡杰;反方:我,杨书雅,张弛。

    吴若瑀先发制人:“我认为开卷有益,因为书是人类文明的‘长生果’,我们都是伴着书成长起来的。每当我打开书认真阅读,就会有新的收获。”正方说得咄咄逼人,反方要加油哦!”甘老师在旁边说。

    我胸有成竹的走上前,有力地反驳:“我认为开卷未必有益。对方说的只是片面的,如果看了不健康的书,只会有害,无益处。再说,你们的‘开卷有益’又没说看好书还是不健康的书,我们当然不赞同了!”这一句话让他们无言以对。

    渐渐的双方辩得针锋相对,难解难分。这时,毛士杰提了一个问题:“如果看好书但囫囵吞枣,那不是浪费时间吗?”说着,推了推眼镜架子,一副必胜无疑的表情。“哈,我们班的小百科终于出场了。”我想着想着,嘴角挂起了一丝微笑。

    我以为对方哑口无言,可是正方的“小不点儿”周晨鹭思索片刻,伶牙利齿地说:“那是她自身的原因,跟书没有关系吧?难到一人拿刀杀人,还怪刀吗?”周晨鹭说得头头是道,赢得了正方的一片掌声。哇!“小不点儿”平时还没看出有两下子嘛,我们太轻敌了。

    对方辩友周曼丽也提问了:“读书是为了什么?”“学习嘛!”我们争先恐后地说。“那如果你们说读书无益的话,学习也无益吗?”

    杨书雅反驳道:“如果看了无益的书,学习怎么能有益?”周曼丽一时语塞,我为了怔住正方,强调着:“我们的开卷未必有益,不是一定没有益啊!我们不能否认正方的观点吧,可你们的开卷有益没有强调什么书。”“好哦!”反方全体为我鼓掌。

    可就在这时,下课铃响了,我们只打了平手。

    我希望以后多做些这样的活动,既好玩,又扩展了思维!

    【篇三:记一次辩论会】

    人们常说:“开卷有益。”但也有人说:“开卷未必有益,看了那些不健康的书反而有害。”今天,我们班级就围绕这个话题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辩论会。

    反方辩友YJQ同学首先发言:“我认为开卷未必有益,看一些不健康的书或者影响我们学习的书反而对我们有害,像漫画书等看了就对我们的学习没有多大的帮助,看了只能是浪费我们宝贵的时间。”她的话音未落,反方辩友FW同学又补充道:“我也认为开卷未必有益,有一些鬼故事之类的书反而会对我们造成一些不良影响。”

    正方的我立刻站起来反驳道:“我认为开卷有益,书既能丰富我们的课外知识,又提高了我们的阅读能力和写作水平,难道这不好吗?反方辩友,刚才你说鬼故事之类的书会对我们造成一些不良影响,难道我们周围的好书还不够多吗?我们看书一般都是在家想好看哪一本书,再到书店去找那本书看,就算看到了鬼故事,那对我们还是有益的。记得在我小的时候,好奇心很强,一次,我到书店去看书,翻到了鬼故事,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,看了一段,觉得很害怕,我就不看了。书,你不看怎能知道它好不好看,正是因为我看了,我才知道哪些书是好书,哪些是对我们学习有帮助的书,那些对我们不利的书,以后我才不去看它,而且好书还能充实我们的课外知识,了解更多的信息来充实我们的大脑,所以,我认为开卷有益。”正方辩友QXY同学这时也站了起来说:“我也认为开卷有益,好书能给予我们很大的帮助,反方辩友,你说漫画书会影响我们的学习,难道小学生就不能在闲暇之余看一些自己喜欢的书吗?难道漫画书就对我们有害吗?我觉得有的漫画书反而会开发我们的智力,拓展我们的思维和想象力,一味地捧着课本上的知识读,只会使我们的知识贫乏。”话音一落,教室里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好多同学都高喊:“开卷有益,开卷有益……”辩论会进入了高潮……

    一节课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虽然正反两方的一番唇枪舌战,各辩各的理,也没辩出个结果来,但我还是认为开卷有益。因为书是我们的朋友,我们除了能从学校学到的知识外,只能从课外书中能了解更多地知识,开卷有没有益也是看你能不能辨别书的是非,如果能够明辨是非,合理的选择适合我们年龄的好书,那么开卷肯定是有益的。我真希望班级以后能多找些像这样的话题在班级里辩论,因为辩论会既能锻炼我们的语言表达能力,又能增近我们同学之间的友谊,所以我喜欢像这样辩论会。

    【篇四:记一次辩论会】

    古人云:开卷有益。但是有人却不认同,为了这个话题,我们班举行了一次辩论会,题目是“开卷是否有益?”

    老师把我们分为两组,分别是正方和反方。首先是正方发言,正方代表说:“开卷有益的意思是读书就有好处,是鼓励读书的话;刘开渠先生说过书报是人类精神文明的结晶;又有人说:‘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’。又有人说:‘书籍是全世界的营养品。理想是书籍的智慧。’所以我们认为开卷是有益的,多读书,多看报对提高我们知识面是有帮助的。”这时,老师说:“正方发言到此为止,到反方开始发言。”反方代表说:“开卷未必有益。因为有些书是不健康的,有些书是不文明的,有些书是黄色的,会教坏人的。”老师点了点头。反方代表继续说:“不是所有的书都适合我们小学生看的。所以我们认为开卷未必有益。”正方的代表马上反驳,反方的人不甘示弱;大家互相反驳。这时,老师叫大家安静下来,分析正、反两方所讲的理由,老师说:“正、反两方都各有自己的理由。正所谓‘开卷有益’是要选择适合我们阅读的书,而不是盲目地看书,只要多读对我们有帮助的书,才能够增加知识面,提高我们的阅读能力,拓宽我们的视野,这才是真正的开卷有益。”

    通过这次的辩论会,使我们真正了解什么是开卷有益。以后,我们要看对我们有益的书,更好地运用书本的知识。

    点评:通过一场辩论会不仅让人了解何谓“开卷有益”,也探讨了什么“卷”才适合学生看,而运用这种相互讨论的方式更能让人记住。“开卷有益”是要选择适合我们阅读的书,而不是盲目地看书。这是辩论的结果,更是思考的结晶。

    【篇五:记一次辩论会】

    星期四的第三节课,我们班举行了一场对于“开卷有益”和“开卷未必有益”展开了辩论。

    从局势上来讲,我们正方的人数是反方的六倍,但谁输谁赢就未必了。辩论会正式开始。双方先表明了各自的观点。正方主辩论手说:“我方认为“开卷有益”。高尔基曾经说过:‘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。’在这个信息化的世界里,如果缺少了知识也就像饿肚子,多读书可以修身养性,提高写作水平。所以“开卷有益”。反方主辩手听了,迫不及待的发言:“我方认为“开卷未必有益”。因为现在有些同学爱看武侠小说、武打小说、言情小说,都看入迷了,上课也看,走路也看,还模仿书中的情景。所以看书也要看好书,那些乱七八糟的书不能看。”正方的人又急了:“虽然乱七八糟的书没有什么太大的好处,但你总可以学到一点字啊,词啊,每一本书都有它的优点,就算是武打小说也会知道一点历史故事。”“而且,如果是看乱七八糟书的人,他肯定是一个心术不正的人,如果看书的人心态好的话就不会去看那些书,所以看书的人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去看书是很重要的。”正方又一个人反驳道。反方不服,又辩解:“比如说我们班的苏颖和林巧媛,看言情小说入迷了,排路队也看。”我想:糟了,正方被抓住把柄了。林巧媛和苏颖可不服气了,就因为这个,双方辩论的更激烈了,你一言我一语,各各都像斗红了眼的小公鸡不分高低,相互搏斗。

    半小时后,辩论会结束了。老师引导我们开始总结:我们双方都认为有一点是相同的,要读书,就要读好书。所以,此次辩论会正反双方打成了平局!

    三组打一组,竟然打了个平局。正方的可不高兴了,反方又骄傲了,下课时,正反两方又开始了“辩论”。“唉!”

    【篇六:开卷有益】

    俗话说得好:“走万里路,不如读万卷书。”又如“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。”这种种的原因,都可以说明开卷有益。

    书是人类生活中不可缺少的“精神粮食”,没有了它们,时代也不会进步。每当节假日,你都可以在书城看到许许多多惜书的书虫,他们如饥似渴地吸取着书中的知识。有了书,使人们变得文明,变得聪慧……有了书,使人们的知识又上了一层楼,才能使他们建设国家,学会与时代同进步。

    当然,书也有很多种,包罗万有,满足了不同人的需要。单单只是靠教科书上的知识是远远不够的,只有不断的学习其他的才可以增值自己。有的人说“有些书不宜看,还是离书远一点好”。对于着一点相信一定有许多人反对。对于“不健康”的书是少看为妙,但有些书,看了以后,不要过分的沉迷,也是应该看一看。

    杜甫有一句诗我是很喜欢的“漫卷诗书喜欲狂”。当我在取得好成绩的时候,大声叫三次,心中实在很舒畅。难道这还不是读书所得来的结果吗?

    【篇七:开卷有益】

    世界名人培根说:“史鉴使人明智;诗歌使人巧慧;数学使人精细;博物使人深沉;理论之学使人庄重;修辞与逻辑使人善辩。”这诸多意思可以蔽之一言:开卷有益。

    何为开卷有益呢?开卷有益通俗的说就是读书有好处。为什么读书有好处呢?因为知识就是力量,知识就是财富。而读书是获取知识的重要方法,也是知理的一种方式。读可以广博学识,增长智慧,明晓事理。

    着名的苏联科学家齐奥尔科夫斯基,从事星际航行理论研究,被称为“宇宙之父”。他在少年时代,因患猩红热并发症,不幸耳聋被赶出了学校。后来他每天去莫斯科图书馆自学。一次他参加中学教师的考核,人们被他的数学才能所惊叹。校长问他:“你的老师是谁?”齐奥尔科夫斯基微笑回答:“书籍是我的老师!”

    读书使人进步。三国时的吕蒙最能证明这一点。吕蒙从小就没机会读书,后来身经百战,升为郎中。有一回吴王孙权对他说:“你现在都掌权管事了,要好好学习,求得进步啊。”吕蒙听了孙权的劝告,努力学习,进步好快。以至于与鲁肃见面时,鲁肃感慨的说:“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,你以不是当年在吴下的吕蒙了。”

    伟大的哲学家马克思开卷就获益甚多。他先后在波恩大学,柏林大学研究历史和哲学,因而在以后的革命活动中能有两个空前的伟大发现。他写(资本论)就读了自藏书1000余册,还到大英博物馆看了三间房的书。

    以上实例足以说明“开卷有益”。但是我们必须有选择的读书,否则,不但无益,反而有害。

    我们是国家的希望,祖国的未来。为了让祖国更加富强,我们必须多读书。而且,现在是个知识经济社会。没有知识,社会就不能发展,国家就不能富强。

    同学们,读书吧!它会给你带来无穷的知识与快乐!

    【篇八:开卷有益】

    人们常说“开卷有益”,但也有人说“开卷未必有益”,那些不健康的书看了反而有害。我认为,“开卷有益”,打开书本阅读,总会有所得益的吧!

    传说,宋太宗皇帝每天都会读大量的书籍,曾有人觉得皇帝每天都要处理许多大事,还要去看书,会不会太辛苦了,于是就去劝他,免得过度劳神。可太宗皇帝却回答说:“只要打开书本,我就会得到许多乐趣,多看些书,总会有益的”后来,他仍然坚持读书,就算有事耽误了,也会抽空补上。

    多看些书是好的,但有人说万一看了不健康的书呢?我认为,这不必担心。只要你阅读了大量的好书籍,懂得分别是与非,再与你碰到不健康的书籍时,你也会抵抗,不接受那些书籍,将它们拒之门外。

    赫尔岑说过,不去读书就没有真正的教养,也没有什么鉴别能力。所以,读书不仅能让我们知道更多的知识,还会让我们了解社会,了解世界,清楚更多国家的文化,让你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做朋友里的“小百通”,不是更好吗?

    我曾听妈妈说过,将来的社会,竞争激烈,你必需懂得许多东西,才能在残酷的社会中留下来,甚至比别人更上一层楼。可谁又能给予那么多的知识呢?那就是书本,书本是公平的,谁都可以拥有,只在乎你懂不懂得珍惜这件宝物。只有开卷,才能让我们知道比原来更多,更丰富和知识,拥有更多的“财产”!

    我认为“开卷有益”!不知你是否同意?

首 页 | 吉凶大全 | 人性测试 | 周公解梦 | 星座配对 | 爱情测试 | 在线藏头诗

本站资源来源网络,如有疑义,请来信告之!
京ICP备12028176号